您現在的位置 >> 首頁 >> 校園文學

悠悠歲月 共客天涯

作者:崔鴻博     供稿單位:校報記者團      發佈時間:2021-06-25     瀏覽次數:

我總覺得,有些回憶像月光,白天晴空萬里的時候默默無聞。每當夜深人靜,柳飄蛙鳴,孩子們做甜夢的時候,又總是遙遠卻長明。星月下,萬物都回到了他們應有的樣子,我的意思是,你我記憶裏最美的樣子。是的,最美的是相逢、相聚,和不相忘。

青葱歲月,荏苒時光,流水落花,白駒過隙。指尖捻動,那一瞬,韶華妙齡,青春正長。美好的事情總是發生在夏天又結束在夏天。倏爾吹來一夏涼風,吹得蓮開半扇,海棠飄落,吹得五湖四海相聚。

租一輛小電車,再環繞學校,一圈一圈。打着遮陽傘,數腳下的磚,一塊一塊,鋪到我們將要去的地方。感嘆過宿舍和自習室的路途遙不可及,也抱怨過四年這學校景觀不夠軒敞。依稀昨日還在課堂上瞌睡,還在把青春虛擲,枕頭裏裝滿了迷夢。那些年我們二十郎當歲,我們青春年少,我們風華正茂,我們心比天高,我們縱情歡笑。對於緣分,對於情感,只當是無病呻吟的空口白話,卻不經意烙印心頭。

學生時代的情懷是一枚清澈明淨的水晶,隨着畢業碎落一地,我們踏着凌厲的碎片走過去,不躲不避,回頭看時,恍若一地殘渣,卻更似一地琉璃霜華,或是星河墜落人間。初逢,相識,交個朋友,問一聲好,轉而一聲道別,一次分離。如此簡單的事情,我們做完,用了四年。

回眸匆匆四年青春,拾起記憶凝成的糖,化成蜜用心品味。蜜罐子裏閃爍着幸福的光環,酸酸甜甜纏纏綿綿。我被冠以勇敢的名號,山高路遠坑深,一去就是征途四年。無數的人給了我關懷和愛。這些摯熱的愛為我撐起一把擋雨的傘,使我的人生如此多彩。

長風破浪會有時,自此各奔東西,前途悠長。惟願富貴錦繡,鴻運高照,風生水起,前程似錦,歷盡千帆去,歸來仍少年。不是所有的魚都生活在一片海里。航向星辰大海,也請勿忘回首,這裏是你曾停靠四年的港灣。此後,是平庸,是驚世,是絢麗,是落魄,是風,是雨,是雷,是電,我都祝福你。若能度過一個無悔的青春,分別又算得了什麼。

再回訪這年華的花園,種下大片的鮮花,半是盛放,半是凋零,盪漾着活力也散盡了憂愁。歲月微涼,一場瀟瀟夏雨,淋濕了誰的肩膀,泥濘了哪片土地?花看半開,酒飲微醺,故事未完。下一站,巴山楚水,飄雪北國,黛色霜青的江南或繁花似錦的都市,有朋自遠方來,再回遠方。

哭啥,這個世界除了筷子,什麼都可以放下。除了腳印,別留下什麼;除了回憶,別帶走什麼。此時夏日正好,風過髮梢,下午沒有課,明早也沒,以後都不再有了。你看這年復一年,春光不必趁早,夏蟬也鳴得正俏,我們正青春年少,相聚別離,一切都是剛剛好。


版權所有:黨委宣傳部、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